在线问诊、网上交易,RCEP如何拉动互联网赋能服务贸易?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4日

在全球服务服务贸易复苏缓慢的情况下,我国服务贸易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

近期,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46767.8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4.7%;服务出口22364.4亿元,增长31.5%;进口24403.4亿元,增长2.6%。

服务出口增幅大于进口28.9个百分点,带动服务贸易逆差下降69.9%至2039亿元,同比减少4731.2亿元。在其中,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稳定增长,旅行服务进出口继续下降。

针对知识密集型服务中增长较快的个人文化和娱乐服务等服务出口,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教授周念利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人文化和娱乐服务主要指视听、文化、娱乐等服务,这一项的增长依然与疫情有关,可以归为“宅经济”的范畴,很多文化娱乐需求因此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2021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据商务部数据显示,在服务贸易方面,RCEP成员国总体上均承诺开放超过100个服务贸易部门,涵盖金融、电信、交通、旅游、研发等,并承诺于协定生效后6年内全面转化为负面清单,进一步提高开放水平。

值得注意到是,RCEP各成员国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尤其是互联网赋能的服务贸易方面都作出了较高水平的开放承诺。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商务部入库律师管健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方作出了“协定生效后6年内转化成全面负面清单”的承诺,这也必然倒逼国内在服务贸易领域加快开放的步伐,“从2022年1月1日开始,倒计时就开始了。”

“宅经济”服务贸易发力

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前11月,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稳定增长。

1~11月,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20428.3亿元,增长13.5%。其中,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11137.9亿元,增长18.1%;出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个人文化和娱乐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分别增长36.2%、29.3%、23.3%。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口9290.5亿元,增长8.3%;进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金融服务,增速达57%。

周念利说:“知识产权使用费的增长很多反映的是内容产品的交易,比如版权交易就被纳入这一项的统计。这意味着大家对内容产品的需求量提升了。”

她并解释道,除此之外,技术研发的专利等产品交易也属于这一范畴。“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一项的增长也是受数字经济和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推动,底层计算机信息服务的投入和需求增多,所以也就促进了国际贸易的发展。”她称。

此外,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金融服务,增速达57%。周念利说,金融服务属于生产性服务,这有可能是受货物贸易增长影响,导致生产性服务随之增加。

同时,可以看到的是,商务部数据还显示,旅行服务进出口继续下降。

新冠肺炎疫情对旅行服务进出口的影响仍在持续。1~11月,我国旅行服务进出口7005.2亿元,下降25.3%,其中出口下降37.5%,进口下降23.7%。

因此,如剔除旅行服务,1~11月我国服务进出口增长26.6%,其中出口增长36.1%,进口增长16.8%;与2019年同期相比,服务进出口增长29.3%,其中出口增长42.4%,进口增长16.5%。

但如不剔除旅行服务,与2019年同期相比,服务进出口下降4%,两年平均下降2%,其中出口增长28.5%,两年平均增长13.4%;进口下降22%,两年平均下降11.7%。

周念利表示,在服务贸易中,旅游服务和运输服务占比较高。“因为疫情,出国旅游仍受影响,旅游服务这种消费性服务应还会处于下降趋势。与此同时,生产性服务的占比在(服务贸易领域),在2022年会继续提高。”她称。

互联网赋能服务贸易发力

1月1日,RCEP对文莱、柬埔寨、老挝、新加坡、泰国、越南、中国、日本、新西兰和澳大利亚10国正式生效。韩国也将于2月1日加入到生效实施中。

其中,在服务贸易方面,据商务部资料显示,RCEP成员国总体上均承诺开放超过100个服务贸易部门,在线问诊、网上交易会等新业态新模式将迎来更大发展机遇,也将为本地区人民生活带来更多实惠和便利。

此前,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2021年3月的一次记者会上详细解释过RCEP对重振服务贸易发展所起到的作用。

王受文说,世贸组织(WTO)在2019年发布了《世界贸易报告》,报告分析,如果一个国家对服务贸易的壁垒显著降低或减少,取消这方面壁垒,会非常有力地推动该国经济的发展。预测结果是会使这个国家的GDP额外增长2.5个百分点。

同时,RCEP成员国之间在协定生效之后,货物贸易会得到显著增长,带动与货物贸易相关的服务贸易增长,比如服务于货物贸易的仓储、运输、金融结算、保险、融资等等,这些贸易链相关的服务业需求会进一步增长。王受文还指出,疫情确实给服务贸易的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同时促进了互联网赋能的服务贸易的发展,促进了对跨境服务贸易和远程服务贸易的需求。比如跨境电商、互联网金融、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问诊、网上交易会,这些新业态新模式会有更大的商机。RCEP各成员国在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尤其是上述互联网赋能的服务贸易方面都作出了较高水平的开放承诺。互联网赋能的服务贸易也会在RCEP生效之后得到很大的发展。

管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在RCEP协定下对服务贸易的承诺水平和当前自主开放的水平相当。总体来说,我们在入世承诺开放100个服务部门的基础上,还新增开放22个部门,包括研发、管理咨询、制造业、空运等相关服务部门。我们还扩大开放了37个部门,其中有金融、法律、建筑和海运等。”

“比如,在金融领域,我们取消了股比限制和地域限制。”他解释道,“从亮点来说,RCEP中。我们在服务贸易领域以正面清单的方式作出承诺,且要在6年之内转化为负面清单。事实上,中国国内当前在服务贸易领域没有全国性的负面清单,只在一些自贸试验区有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的试点,而我国在RCEP下承诺,协定生效后6年内全面转化成负面清单。老挝、缅甸、柬埔寨等成员的承诺是15年内。这意味着,在RCEP协定下,无论是投资还是服务贸易,未来全部都会以负面清单的形式开放,这会达到比较高的开放水平。”

本文链接:http://gzoutsourcing.cn/Article/20220114/38769.html 点击复制链接
分享到: